“女战士”重披迷彩服

23岁的她是南京农业大学的大三学生,是一名预备党员,还是一名退伍军人。如今,她更是连续多日坚守在卡点上的女战士。 记者采访当天,恰逢吴德婧的父亲吴晓华和母亲金凤仙带着方便面、八宝粥、矿泉水等物资,来到卡点分发给大家。 母女间这样的温馨对话,已
admin 女式迷彩服

  

女式迷彩服“女战士”重披迷彩服

  23岁的她是南京农业大学的大三学生,是一名预备党员,还是一名退伍军人。如今,她更是连续多日坚守在卡点上的“女战士”。

  记者采访当天,恰逢吴德婧的父亲吴晓华和母亲金凤仙带着方便面、八宝粥、矿泉水等物资,来到卡点分发给大家。

  母女间这样的温馨对话,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。从正月初三开始值班,吴德婧几乎每天守在卡点上,测量体温、登记信息、引导车流,忙个不停,常常回到家已经是半夜,第二天一早又匆匆出门。

  每次回家,她都是悄悄地回到房间,怕吵醒父母,更怕他们担心。偶尔回家早了点,也尽量不与家人近距离接触,“毕竟一天下来,我接触的人很多。”吴德婧告诉记者,她还兼着学校里的学生会工作,每天晚上还要做同学们的排查登记整理。

  疫情突如其来,放寒假在家的吴德婧义无反顾地投身到防控一线。“当时没想太多,就是看到大家太忙了,人手又紧张。我是退伍军人,现在有情况,我们就得上。”她说,爷爷、奶奶和父亲都是党员,全家都在为抗击疫情做力所能及的事,自己也不能例外。

  “每次问她累不累,她都说没事,叫我不要操心。”吴晓华在杨林集镇上开了家小超市,每天看到值守人员在辛苦忙碌,想到自己的女儿,便拿了点吃的东西送过来,“顺便来看看她。”

  其实,吴晓华也是一名“战士”,他每天都要到联系户家中探访,宣传防疫知识,排摸外来人员,还要为居家隔离户提供代购服务。

  如同吴德婧这一家人,许多基层志愿者都是如此,他们主动请缨,没有豪言壮语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前线默默奉献着。

向作者提问

  • 最新评论